抗疫故事 | “无人”志愿者;无锡经销商:销售线索​少了一半;50公斤的行李箱-电动汽车观察家

抗疫故事 | “无人”志愿者;无锡经销商:销售线索​少了一半;50公斤的行李箱

锴俊:

每一个都是一座孤岛吗?在新冠疫情乌云笼罩时,我想问。

肯定不是。你的痛,你的苦,会变成我的痛,我的苦。

即便是,请让孤岛相连。如同诗人写的:

每个人都是大陆的一片

……

任何人的死亡都是我的损失

因为我是人类的一员

电观是新能源汽车、智能汽车大产业的一员。我们采集了一些和疫情相关的行业故事,分享给大家。

没什么用意。就是想告诉你,你的感受,有人在乎。

如果你也想讲述新冠相关的故事,请联系你认识的电观员工,或者加小编微信:ev_observer

抗疫故事1

“无人”志愿者

于龙生入职公司不到一个月,去干了一件没想到的工作。

他是一名供应商质量工程师。3月2日入职,当月30日,公司微信群发出通知,征集防疫志愿者,进入到上海封控的小区,协助物资的配送。

于龙生所在的易咖智车公司,敢号召员工去当志愿者,不是仅凭一腔热血,还有利器——无人智能快递车。这种无人智能快递车,既有比较强的装载能力,又可以实现无人配送,避免病毒的传播。

易咖智车是京东等多家无人智能快递车的供应商。上海准备全市管控之际,正好有一批车准备交付给京东。封控之后,上海各小区都有很大的物资配送困难,快递或者保障物资堆积在小区门口。易咖智车和京东加速了交付流程,以解燃眉之急。

不过,无人智能快递车要用起来,还需要专业人士的运维。京东的工程师进不去上海,易咖智车的员工,就成了天然的备选。

“我们家有疫情的时候,我就想当志愿者,因为媳妇怀孕不方便,没有去。”老家河南许昌的于龙生,这次报了名。和黄洪涛、黄祎明两位同事,组成一个小组,到南翔镇华猗社区下属四个小区,帮助将物资送进小区。

于龙生(左),黄祎明(中)、黄洪涛(右)

黄洪涛在易咖智车原本就负责运维。他对将物流车交付使用轻车熟路,其他部门并不熟悉,所以黄洪涛也是身先士卒。

黄洪涛介绍,他们带着4辆无人快递车到了华猗社区。“因为没有地图,它是没有办法实现自动驾驶功能的。”他们先是用遥控驾驶无人快递车对四个小区做扫图,然后将地图数据传送到京东总部制图。

在完成地图构建之前,他们也是用遥控物流车来送东西。在制图完成后,通过后台设置终点,无人快递车就能直接从小区门口将物资送到单元门口,再通过每个单元的志愿者,将物资送到居民家门口。这种无人快递小车装载能力不小,最多可以一次装150公斤。

在他们这“3人+4辆无人车”小组进驻之前,四个小区的物资就靠物业工作人员,用小推车来送东西。一次送的东西少,也耗体力,工作量很大。

在他们进驻之后,物业工作人员分配到物资搬运上的人就少了很多。而黄洪涛、于龙生、黄祎明他们,成了主力。

“其实每天都是比较单调的”。于龙生说。每天一早,他们分赴各自盯点的小区,有快递或者保障物资来,就接货装车,送到各个单元门口,回来以后把车辆消一下毒,等着再装下一辆。

封控之后,这几个小区少数生活必需品的快递,比如叮咚买菜、美团买菜、盒马生鲜、永辉超市……还在持续,还有一二百单。但是,东西都只能送到小区。从小区到各单元门,就都是印着“京东快递”的快递车送的。电商、物流的门户之战,在这里就都消弭了。

在京东无人快递车里,各家电商实现了和谐共处

比较重的活儿,是保障物资送达的时候。这4个小区有3615户,1万多人,保障物资家家有份。他们就要马不停蹄忙到很晚。

“3号晚上,开始送保供的东西,各种蔬菜水果分成三批过来,那天干得比较晚,一直到晚上十点半的样子,才送完。”黄洪涛说。

他们三个人,一开始穿的是蓝色防护服,后来改成“大白”。“大白”穿上就不好脱。黄祎明说,“上午或者下午工作时间的话,就尽量都少喝水。等我们回到社区之后,先消杀,完了脱掉之后,才会去上厕所。”

易咖智车另一个志愿者林波。有人给他身上的大白画了一幅画。

黄祎明三个人到了华猗社区,是带着睡袋去的,和社区8个工作人员,就住在社区工作站。生活条件不具备,十多天来,他们一个澡没洗过

有一天,黄祎明送完了他所在小区的物资,走路回社区工作站,路过一个小区。“有个哥们儿隔着围栏不停喊我。我问他干什么。他说让我帮他买药。我当时想买药肯定是很着急的事情,我说没问题,你要买啥啊。他说他要买紧急避孕药。”

黄祎明帮买了药,回来和同事们说,“我这个算是做好事吗?”

他们就晚上住社区工作站,白天到小区盯点装车送货。日复一日的快递小哥工作,到了4月8日,戛然而止。因为,和他们同住的社区工作人员出现了阳性病例

他们作为密接,必须隔离。一开始还和这些工作人员一起隔离。但是,糟糕的是,社区工作人员持续被检出阳性。到4月11日,一共4个。

“连续几天,基本上每天1个。”黄祎明说。“有确诊了。我们全部被隔离的时候,心理压力还是挺大的。”

4月11日,为了避免交叉感染,他们三人被安排到小区一个活动室隔离,和社区工作人员分开。不过,就是换了一个地方打地铺睡睡袋。他们说,等隔离解除之后,如果社区还需要,就再回到岗位上去。

他们就睡在纸板、垫子和睡袋组成的地铺上

算上他们三个,易咖智车派了十多个人做防疫志愿者。同时,他们生产的京东无人快递车,也有几十辆在服务小区物资配送。疫情期间,无人快递车都是不收费配送。它们,也可以说是“无人志愿者”。

抗疫故事2

无锡经销商:销售线索少了一半

封闭了13天,周总的店,终于又可以开了。

4月11日,无锡新能源汽车经销商周总(化名)连夜在社区处办理了申请复工的相关手续,12日开始复工。

此前,周总店面所在社区由于两例阳性,从3月31日起封闭了13天。如今复工虽然伴随着“不是在做核酸,就是在做核酸的路上”等麻烦,但对周总来说也是“甜蜜的负担”,“慢慢运转起来就好了。”

距离上海不到140公里的无锡,受此轮疫情影响较大。3月31日起,无锡市内各类学校除高三年级以外,暂停线下教学;市内除生活必需的营业场所,其余各类暂停营业,餐饮业只提供外卖服务;市区暂停所有营运车辆(含地铁);市民非必要不出门,非必要不离锡。

而且,随着上海疫情加重,无锡严防死守的力度也不断加大。4月2日,无锡暂时关闭了15条高速公路通道,只开设9条高速公路入锡货运通道,物流货车抵达或需要收货方专人接送,或需要司机在高速口等待核酸结果。

凡此种种,也对周总的复工产生了一定的压力。

做核酸成为日常工作的一部分。尽管目前无锡各小区都为居民提供每周一到两次的定点核酸检测,但“开工”则要求全员每日核酸。因此,找核酸和做核酸就成为周总和其员工近期的日常;此外,上游产业链的压力也陆续传导到了下游经销商处。由于上游部分品牌停产,或成品持续在途,“物流车下不来”,导致周总店内库存逐步“见底”,尤其是畅销车款已经所剩无几。

但周总认为,日常不便和库存影响都是暂时性,可克服的。真正的挑战来自于当地市场的消费信心。

“现在大部分人都不出门,而且关注点也更多是在民生方面,买车什么的就不太去想。”周总以新造车势力头部品牌在当地的销量为例,此前月销超过150辆。4月已近月中,只卖了不到十辆。而且4月目前线上销售线索同比过去下降了50%,更显示出消费者“无意”买车。

好消息是4月12日,无锡发布了复学、复课的相关通知。14日起,全市中小学、幼儿园恢复线下教学。

周总也因此能放松一些,“昨天去超市一趟,物资都很充足。我们除了食材还多买了一些零食。两个小朋友没有这些可不行。”

抗疫故事3

50公斤的行李箱

谁都可以静止,干销售的,不能。

4月11日下午3点,苏州一家汽车零部件公司的销售总监乔易(化名),在杭州等待开往苏州的高铁。

他和另一个同事身边摆放着两个沉重的行李箱,一个20公斤、另一个30公斤。除了少量的洗漱用品,大部分是公司采购的线束、PCB板等物料。

其实杭州是乔易出行的第二站,这一批物料是他们从深圳坐高铁一路带过来的,目的地则是他们位于苏州的工厂。

乔易告诉《电动汽车观察家》,苏州的街道上也很安静,街边的店铺很多都已经关门。他们工厂的生产还算正常,但是生产所需的物料就很难进来。他们的供应商多在珠三角一带,由于上海的疫情,导致周边城市的物流时效也无法保证,“我只能让供应商把物料寄到深圳家里,我再从深圳带回来。”

乔易所在的企业大部分项目还属于研发阶段,所需的物料还不是很多,靠着库存还能撑一段时间。

不可能全都靠人力。他们公司为了获取物料和送出货物,也会想办法。例如自己开车到服务站交接,或者亲自租车接货和送货。“例如客户在湖南、湖北,就有个几十台的机器,自己人开车送过去就好了。”

乔易也提到,他们因为一个物流园中有新冠阳性患者,目前有100多台的机器被封在园内无法运输,终端客户就受到了影响。”

遇到这种情况,只能和客户友好相互协商。乔易表示,“这个时候车企缺的往往不只是我们的产品,其它零部件也都到不了。”

在乔易看来,短期内的影响都能克服,时间长了肯定不行。

本文由 电动汽车观察家 作者:邱, 锴俊 发表,其版权均为 电动汽车观察家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电动汽车观察家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