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约车还能拯救新能源汽车市场吗?-电动汽车观察家

网约车还能拯救新能源汽车市场吗?

 今年的新能源网约车市场,非常难。

上险数显示,2020年1-5月,营运类新能源乘用车上险数比例仅13%,远低于去年同期的28%。从4月开始,虽然疫情对市场的影响明显减弱,但营运车销售情况仍处于低位。

营运类乘用车主要包括网约车和传统的巡游出租车。目前,国内新增的新能源营运车中,绝大多数属于网约车,并且是纯电动车型。

2019年,网约车拿下3成新能源市场。这还仅是合规部分,如果加上私人购车跑网约部分,占比超过一半。为什么,今年前半年新能源网约车销售持续低迷,是疫情导致的吗?

不全是。

电动汽车观察家》采访多位新能源网约车运营商、主机厂和资深人士后发现,除了疫情影响,去年库存车多、网约车供过于求等都是今年网约车增量放缓的重要原因。

另外,行业巨头滴滴,从去年后半年开始对网约车业务重要调整,严重挤压了第三方网约车运营企业的业务增长空间。另外,有滴滴背景的新出行平台“花小猪”上线,还将在百余做三四线城市推广。新能源汽车原本凭借合规之力进入网约车队。而“花小猪”并不热衷于合规,也就不利好新能源。

一边,是新能源主机厂急切提振销量,各地网约车电动化政策******,利好消息不少;另一边,是新能源网约车市场面临的多种冲击。几方因素作用之下,未来的新能源网约车市场,还能好吗?

1

订单逐步恢复,销售持续低迷

随着全国整体疫情的缓和,除北京外的其他主要网约车市场,也在逐步恢复。

以主流网约车出行平台曹操出行为例,5月5日,曹操出行大数据研究院发布的《国内主要城市疫后消费趋势分析》显示,2月主要受疫情影响,曹操出行主要运营城市的单量需求同比下降90%,到3月,单量需求恢复至60%左右。

4月,曹操出行主要运营城市的出行需求热度(疫情之后出行单量和去年同期的恢复百分比)排名前十的城市中,成都、天津和深圳位列前三名,恢复最慢的苏州也接近80%。

4月国内主要城市疫情之后出行需求热度TOP10城市

改-去库存、运力过剩、“花小猪”来袭……新能源网约车市场还能好吗?333(2)(1)842

资料来源:《国内主要城市疫后消费趋势分析》

相比之下,二三线城市的网约车市场复苏得更快。

永康亿安行汽车服务有限公司(下称永康亿安行)是浙江金华的主力网约车运营商之一,该公司旗下的网约车全部是纯电动和混合动力车型。永康亿安行负责人胡恩惠介绍,金华市场网约车受疫情的影响不太大。

胡恩惠表示,从大年初二开始,公司就开始为复工做防疫工作,企业的订单量基本已恢复到疫情之前的水平。但金华作为以外贸行业为主的城市,由于外贸行业受到冲击较大,和外贸相关企业的订单有所损失,大约能影响10%左右的订单。

另一位在福建莆田运营网约车企业,国投智慧出行公司总经理林凯也表示,今年以来,该公司的网约车营运一直正常进行。疫情期间,采用加大防疫力度和轮岗等方式,订单数也没有明显波动。

在他看来,城市规模越小,人口流动也就越少,网约车行业受到的冲击也就越弱。莆田就是这样的例子。

当然,并不是所有城市的网约车生意都能快速恢复。

一位在北京周边城市从事网约车运营的人士,向《电动汽车观察家》透露,春节过后,当地的网约车市场订单量急速下滑,网约车司机每天的流水(营业额)从去年的300元降到目前的200元。

“刨去充电费、食宿费用、贷款、保险和平台抽成,网约车司机的纯收入所剩无几。”他无奈地说。

如果说网约车订单恢复情况有好有坏,网约车销售则更不乐观。

上险数显示,今年前5个月,营运类新能源乘用车上险率普遍低于去年同期。虽然从3月起,上险数比上月有较大提升,但仍远不如去年。1-5月的单月平均上险率仅有13%,而去年的平均水平超过28%。

改-去库存、运力过剩、“花小猪”来袭……新能源网约车市场还能好吗?333(2)(1)1537

资料来源:上险数

新增新能源网约车持续低迷,原因是什么?

2

“十几万的车,不到8万就能拿到”

去年年中,新能源汽车集中上牌对网约车市场的影响还在继续。

一位长期从事新能源网约车运营的业内人士分析,库存车多,是今年以来新能源网约车销售不振的一大原因。据他透露,某款主流纯电动网约车,官方价格需要12-13万元,但如果购买库存车,各地都能调到八九万,甚至7万多的车,而不需要通过经销商。

“今年这样的库存车特别多。”他说。

这么多便宜的库存车哪里来的?这位业内人士表示,主要是去年新能源汽车补贴新政发布之前,主机厂集中上牌、而没有及时卖掉或者运营跑起来的车。

2019年6月25日,2019年新能源汽车补贴新政过渡期结束,新一轮补贴退坡正式开始。上述业内人士表示,如果不抢在这个节点之前上险,主机厂和经销商将有不小的经济损失。结果出现了6月新能源乘用车上险数猛增,7月及之后大跌的现象。

改-去库存、运力过剩、“花小猪”来袭……新能源网约车市场还能好吗?333(2)(1)1940

资料来源:上险数

单看营运车,2019年6月,营运类新能源乘用车的上险数达到6.6万辆,占全年新能源营运车上险数的28%。此后的几个月,营运车上险数持续低迷,知道12月才基本接近补贴新政发布之前的水平。

即便这样,在该业内人士看来,目前,去年的库存车还没有全部消纳完,结果出现了目前订单恢复,销售却没有恢复的现象。

不止如此,这位业内人士透露,由于营运类车辆只有行驶2万公里之后,才能拿到补贴,而私家车拿补贴不受此限制。因此,在新能源网约车行业,部分主机厂为实现补贴最大化,并处理某些滞销车型,会先以私人名义为一批新车上牌,留下报补贴的材料之后,再转成营运车辆。

这样来看,2019年积攒的库存网约车就更多了。

某主流新能源车企高管告诉《电动汽车观察家》,虽然网约车市场已经复苏,但去年大量上牌的新能源汽车还在库房中闲置。他估计,目前市场上可能还有20万辆尚未投入运营的上牌新能源汽车。

对于这个数字,上述业内人士认为有些过于极端,据他预估,目前闲置的上牌新能源网约车可能有10万辆左右——当然,这个量也不少。

不过,理论上讲,如果网约车需求足够大,再多的库存车也可以跑起来。但问题是,目前的网约车市场,早已是供过于求,平台乱战的局面。

3

平台扎堆,运力过剩

供过于求,是目前网约车市场的最大问题。

供给侧方面,各大出行平台的网约车规模扩大迅速。

以国内最大的网约车出行平台滴滴为例,根据2020年4月,滴滴发展研究院发布的《2020滴滴平台绿色出行白皮书》,截至2019年底,平台注册的纯电动车96.9万辆,在全国纯电动车汽车保有量中占比超过31%。

另一家头部出行平台曹操出行,截至2020年6月,在全国55个城市的新能源网约车(绝大部分是纯电动)也达到4.9万辆。

与此同时,随着高德、百度、美团、携程等聚合平台的兴起,越来越多的运营企业加入到各地的网约车市场争夺战中。

以国内网约车市场最活跃城市之一的杭州为例,使用高德地图查询某段行程,有21个出行平台可供选择,价格从27元到37元不等,最高和最低价差达1.4倍。

改-去库存、运力过剩、“花小猪”来袭……新能源网约车市场还能好吗?333(2)(1)2868

高德地图查询的杭州不同网约车平台

这么多运营平台涌现,是否意味着网约车已经有利可图了?

一家网约车运营企业负责人认为,一方面,当下就业形势严峻,很多人想进入网约车平台跑车;另一方面,疫情导致人员流动性降低,再加上消费水平下降,总订单量持走低态势。

据他调研,即使在杭州这样的网约车活跃城市,司机的总订单量也在下滑。这样一来,运力过剩的问题就进一步凸显。

原有网约车平台的司机人数大于订单量,最直接的结果是价格战。对于网约车平台和司机,只要车跑起来就有收益,哪怕赚钱少一点,也要尽可能多拉订单。这也是上图中,同样距离,不同平台价格差巨大的原因。

更重要的是,网约车长期供过于求,运营企业和租赁公司的收益下降甚至暴跌、亏损,就难以还贷、最终断供,导致汽车金融公司的金融方案和放款更加慎重。原有的网约车跑不起来,新的网约车没钱买,成为很多运营企业的最大困境。

缺订单的不只是小平台,还有像滴滴这样的巨头。而在几位业内人士看来,网约车市场低迷,滴滴不仅是承受损失的一方,也客观上成为行业疲软的因素之一。

4

滴滴再发力:

力推交付中心,新造“花小猪”

2019年11月,滴滴旗下汽车服务平台小桔车服宣布,在杭州、成都、青岛等城市设立租车交付中心,直接面对网约车司机客户。

近期,由小桔车服旗下小桔租车升级为的小桔租车平台又针对网约车司机推出“随心租”产品,已面向近40个城市的合作租赁公司开放。司机可在滴滴车主端进行下单,线上签署租车合同后,通过小桔租车交付中心预约提车。

滴滴旗下小桔车服推出的网约车“随心租”产品

上述业内人士告诉《电动汽车观察家》,去年以来,滴滴开始力推交付中心,同时限制CP公司(CarPartner,车辆租售合作伙伴)上新车,主要是为实现利润最大化,将原本属于的业务收到交付中心。

据他了解,滴滴交付中心在购入部分新能源网约车的同时,也在着力消纳去年的库存车。如此,滴滴对新增新能源网约车的需求不大,又挤压了第三方运营公司新增新能源汽车运力的空间和收益。

除了交付中心,滴滴的另一个大计划也呼之欲出。

今年3月,一个名为“花小猪”的网约车平台悄然问世,并率先在山东临沂和贵州遵义上线。满满草根气的配色和金猪吉祥物,“便宜”、“超低价”、“白菜价”的口号,无不宣告这是个针对三线及以下城市,价格敏感人群的平台,堪称网约车界的拼多多。

花小猪公众号宣传文案

改-去库存、运力过剩、“花小猪”来袭……新能源网约车市场还能好吗?333(2)(1)3875

虽然主打低价牌,但花小猪看起来一点都不缺钱。

花小猪一亮相,就宣称以“百亿补贴计划席卷132城”,不论对司机还是对乘客的优惠额度都很诱人。在网约车行业整体低迷的今天,花小猪怎么能如此大手笔?答案是,这是一个属于滴滴的平台。

花小猪的运营公司是成立于2019年4月的北京鸿易博科技有限公司(下称鸿易博)。企查查数据显示,鸿易博的法定代表人和唯一股东都是滴滴副总裁赵意波。表面看,滴滴和鸿易博并没有任何股权关系。

但几乎所有业内人士都认同,花小猪就是滴滴新造的网约车平台。

一位知情人士透露,花小猪的员工绝大多数都是滴滴的原班人马,而种种迹象都表明,花小猪拥有的海量出行数据,也来自滴滴——花小猪实质上是滴滴为打入三四线网约车市场的马甲而已。

除了低价,花小猪的另一大杀器是,不要求司机拥有“双证”(网约车运输证和网约车驾驶证),将网约车司机的准入门槛降到最低,和目前的滴滴平台注册的合规司机形成鲜明对比。

滴滴为什么突然杀入三四线城市,并且不要求“双证”?

上述业内人士分析,滴滴斥巨资新造花小猪,核心目的是下沉抢订单。某个城市的合规营运车有限,为了抢订单,见效最快的方式就是招纳大量民间的拥车司机,而这种做法显然是不合规的。

花小猪和滴滴都绝口不提和对方的关系,也是为维护滴滴本体合规的良好形象和口碑。“花小猪收罗的,实际上就是滴滴当年的黑车司机”。该业内人士说。

花小猪持重金入场,显然会对当地的网约车市场造成巨大冲击。如一位三线城市网约车运营商所说,现在几乎没有网约车平台能像花小猪这样烧钱抢市场,强力补贴之后,花小猪成为仅次于滴滴的网约车平台,也大有可能。

对于新能源网约车市场,花小猪的问世也不是好消息。

目前,新能源汽车整体仍未摆脱政策影响。新能源网约车热销的城市,多有政策要求,新增网约车须为新能源或纯电动车型,存量网约车或出租车也要在规定期限内更换(或部分更换)为新能源汽车,或者纯电动汽车。

一位网约车运营商评价,运营合规网约车,就要在政策框架里跳舞,从政策角度看,网约车电动化是必然选项。也就是说,合规是新能源网约车得以快速推广的

核心条件之一。

如今,打着不需要“双证”旗号的花小猪,必然会吸引一大批不合规的网约车司机,加上更低的价格,势必挤压合规新能源网约车的市场空间。

5

未来尚可期

库存车仍未消纳完毕、供过于求的局面短期难以扭转、滴滴自推交付中心也在继续推进。那么,新能源网约车的未来真的不好了吗?也没那么悲观。

一方面,越来越多的城市正在推出网约车和巡游出租车电动化法规政策,网约车电动化趋势已不可逆转。

以深圳为例,早在2018年,深圳就发布了 《2018年“深圳蓝”可持续行动计划》,规定当年8月1日起,禁止非纯电动车辆新注册为网约车。

而根据深圳网约车2020年全面纯电动化目标,今年年底,深圳已注册的燃油网约车运输证将被注销,集中退出市场。

另外,太原、郑州、洛阳、东莞、佛山、沈阳、大连、昆明、惠州等地,也对新增出租车或网约车提出必须为新能源车型要求。未来,更多城市将加入网约车纯电动的队伍。

另一方面,和传统燃油车相比,新能源网约车特别是纯电动车型的优势逐步被更多司机认可。

胡恩惠介绍,永康亿安行目前的网约车全部是混动车和纯电动,主要原因就是油价贵,传统燃油车难以盈利,而混动车和纯电动的能源成本较低。另外,新上的一批北汽EU5系列续航相对最长,主机厂的账期也比较长,所以司机也愿意开纯电动。

但他同时表示,金华的网约车充电费用较高,每度电大约1.6元,加上充电的使用成本,纯电动网约车的综合成本就不如混动车划算。如果充电价格进一步降低,纯电动网约车的优势会更大。

近日,比亚迪汽车对公销售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张为明在公开演讲中表示,如果明年疫情彻底消失,全国的新能源网约车预计增加30%-40%左右。总体而言,比亚迪非常看好未来的出行市场。

但在四川省川商联合会新能源汽车专委会秘书长邓海明看来,纯电动网约车的新增速度不会太快。特别是在成都这样天然气成本较低的地区,如果不考虑政策因素,司机使用天然气车型和纯电动车型的成本差距不是太大。因此,司机自愿选择纯电动乘用车的比例比较有限。

他认为,存量的燃油网约车集中置换,才能明显拉动纯电动汽车销售。不过,是否要置换纯电动,决定权在网约车平台公司手中,只有车辆的使用体验进一步提升,纯电动才会有更多机会。

过去几年,在政策支持、车企发力和资本推动下,大量新能源车涌入网约车市场。如今,完成了从零到一快速发展的新能源网约车市场,正面临着运力过剩、订单不足的严峻挑战。

新一轮市场争夺赛,已经开锣。

 

本文由 电动汽车观察家 作者:电观 发表,其版权均为 电动汽车观察家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电动汽车观察家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16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