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着李想学智能电动汽车行业-电动汽车观察家

跟着李想学智能电动汽车行业

新李想

李想直播,有点像老师上网课。

4月8日,理想汽车创始人、董事长兼CEO李想与投资者社区雪球创始人、董事长方三文参加线上直播。从理想汽车到特斯拉,从刀片电池到蜂巢电池……李想聊了很多智能电动汽车行业的热门话题。

观看直播的2万多观众也很热情,弹幕呼唤李想解答各种问题,“聊聊钠离子电池”、“多聊点汽车”、“李厂长聊聊小牛电动”、“聊聊恒大汽车”、“聊聊蜂巢电池”……还有观众喊话李想,“什么时候搞定北京的新能源汽车”。

李想呢,也很放松,完全没有在各种大会上演讲时的一本正经。

聊一会,拿起一旁的罐装可乐喝几口,放话“只要花10亿美元,就能让公司盈利,我们说到做到”,震惊了屏幕前听李厂长讲课的吃瓜群众们——毕竟,有新造车企业创始人曾说,200亿造车都不够花。

近两个小时的直播,信息量太大,我们摘取了李想说的亮点内容,方便读者,尤其是对智能电动汽车行业感兴趣的朋友阅读。

1

关于理想盈利:

“很快能盈利”

“以现有技术路线、车型和售价看,理想汽车年销量达到多少,净利率可以为正?”

对于方三文在直播中提出的问题,李想没有正面回答,但他表示,“我们很快能达到(净利率为正)”。李想给出的关键原因有两个,一个是健康的财务状况,另一个是积极的销售成绩。

财务状况方面,李想介绍,2015年7月,理想汽车成立之时,国内新造车企业的融资环境已经大不如2014年及之前,因此公司的融资一直不太顺利。用李想的话说,“穷孩子”必须有穷孩子自己的打法,单靠梦想、产品特长或者技术特长,就想获得成功,几乎不可能。

怎么打?

李想表示,理想汽车的业务架构设计、运营能力、组织能力、绩效体系、用户定位、产品节奏把控,以及要花的任何一笔钱,都要精确预算,一切都在企业完整的系统中运营,不能乱花钱。

比如,李想自述,理想汽车在北京总部的办公楼,每平米租金只有1块多钱。“在北京,你再找不到更便宜的地方了。不是我们缺这些钱,而是创业企业必须这样管理”。

不该花的钱不花,该花的钱必须花。李想介绍,目前,理想汽车有一半的钱用于研发,剩余30%多用于工厂业务,只有不到20%的钱用于人员和营销。

李想强调,如果未来理想汽车IPO,公众可以看到企业经营数据,可以保证汽车卖出去之后,能获得健康、正向的现金流。据此,他自信“大概只需花10亿美金,就可以让公司盈利。真的,我们说到做到。”

有媒体统计称,目前,理想汽车已经累计融资15.75亿美元,其中包括2019年6月5亿美元C轮融资。

李想透露,到目前为止,这5亿美元“动还没有动”。他用曾经创办的汽车之家做比——汽车之家的净利润一直接近30%,是因为做的工作比一般企业多10倍,运营质量非常高。

李想对理想汽车“很快盈利”的规划还来自理想ONE的市场表现。

2

关于理想交付:

“没有疫情能交付1万多辆”

从2019年12月开始交付算起,理想ONE的销售时间大部分与国内疫情期重合。

4月5日,李想发布微博(如下图)称,理想ONE的保有量超过4000辆。考虑到疫情影响,理想ONE的市场表现确实比较亮眼。

首先,1月和2月,理想ONE分别上险1207辆和307辆,均是新造车企业排行榜的第3名,仅次于特斯拉Model 3和蔚来ES6。

在2月的插混市场,理想ONE超过传统主力车型大众帕萨特插混、宝马5系插混、比亚迪宋DM、比亚迪唐DM等,首次成为国内阅读插混乘用车上险数冠军。

值得一提的是,在纯电动占绝对主导地位的北京市场,2020年前2个月,理想ONE也成为当地新能源乘用车上险数前10名中唯一的非纯电动车型。

目前,3月的国内新能源乘用车上险数数据还没有出炉,理想汽车的横向对比成绩如何,还要再等几天才知道。

对于理想ONE近几个月的好成绩,也有分析认为,理想汽车目前处于初期积累订单的交付期,销量向好很正常。如果第一波订单消化完毕,持续订单能否保证还是问题。

李想当然不这么认为。在上文提到的微博上,李想回复网友时依然非常自信,“很快你就会看到更多(理想ONE),年底变街车”;“如果没有疫情,现在应该过万了,但是世界上没有如果。”

时间线再拉长远一些呢?理想ONE这样偏冷门的增程式路线能不能大有作为?

李想是观点是,增程式技术是长期的解决方案。他预测,到2030年,新能源汽车市场将是串联式混合动力和纯电动车型各占一半的局面,甚至串联式混合动力车型更多。

另外,李想介绍,未来,理想汽车不仅坚持增程式路线,纯电动技术也会介入。而且,即便做纯电动车型,商业模式和目前的电动汽车模式也一定不同。

3

关于电池和操作系统

自己造什么,不造什么,李想的计划很清晰。

必须做的是基于自动驾驶的操作系统。李想介绍,目前,理想汽车已经有团队在开发自己的操作系统,内部称为Li OS,在理想下一代车型的整车控制系统和自动驾驶系统上,Li OS都将有所体现。

李想坦言,“我们学的特斯拉。”

他认为,特斯拉第一代产品完成了终端,第二代产品实现了自己的硬件集成和实时操作系统,第三代产品用的是自己的芯片。以此为参照,理想正在研发第二代产品的路线上。

“实时操作系统必须掌握在自己手里,没什么可商量的。信息娱乐系统,我们使用安卓,因为安卓有非常好的开发者的生态。”李想说。

不打算自己做的是电池。

在李想看来,如果未来电动汽车能普及,那时的电池制造商就相当于如今的加油站或炼油厂,主机厂即使不做电池,也不需要担心被电池厂所控制。近期来看,理想汽车宁愿相信比亚迪和宁德时代这样的企业,也不会自己做电池。

李想提到的这两家企业,正是理想汽车的电池供应商。

3月12日,工信部发布了第330批《道路机动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公告》,理想汽车申请4款新产品,除3款搭载宁德时代的电池,另一款理想ONE使用的正是比亚迪全资子公司西安众迪锂电池有限公司的三元锂电池。

“我们希望能和好的电池厂合作,我们做我们专业的事,他们做他们专业的事。”李想说。

4

关于特斯拉:

“净利率15%”

除了理想汽车,李想在直播中提到最多的就是特斯拉和苹果。

在李想看来,特斯拉对传统汽车行业的冲击,类似苹果对传统手机行业的颠覆。首先,从战略上讲,传统手机厂和车企没有做到如苹果和特斯拉那样的战略集中。

他举例说,如果苹果像诺基亚那样,一年推出几百款手机,就无法达到目前的利润。因为靠规模化产生的降本效应很快会出现瓶颈,如何把少数产品做到极致,让用户产生对品牌和心理认知的溢价,才能产生利润。

特斯拉呢?

根据理想汽车的测算,目前,国内特斯拉Model 3的毛利率能达到,甚至超过30%。如果刨去销售管理费用和研发费用,特斯拉的税前净利率可以达到15%,是主流汽车厂商利润的3倍。如果没有疫情影响,特斯拉的净利率很快就能接近保时捷。

李想认为,除了战略不集中,传统汽车企业的问题还在于花了太多钱,却没有形成真正的竞争力。

以新能源汽车界言必称的OTA(Over The Air,软件升级)为例,李想表示,传统汽车尝试几年前就自称提供OTA,但时至今日,还没有出现能比得上特斯拉,甚至比得上国内新造车企业的产品。

“传统汽车行业过去的壁垒太高,有很多浪费,战略不清晰。怎么可能一辆车需要几千人的软件研发团队,还有大量外包公司,管理一定是有问题的。”李想评价。

实际上,早在2017年,李想就曾在雪球社区预估,2020年特斯拉市值能达到1000美元。他在直播中再次表示,特斯拉未来的市值一定能达到3000亿美元。从销量看,特斯拉年销量500万辆到1000万辆“没有任何问题”。

从2008年第一辆Roadster交付,到2020年3月累计销售100万辆电动汽车,特斯拉用了17年。成立不到5年的理想汽车,刚刚交出4000多辆的答卷——还算不错。

读完李厂长的智能电动汽车文字直播,你学到了吗?(完)

 

本文由 电动汽车观察家 作者:电观 发表,其版权均为 电动汽车观察家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电动汽车观察家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16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