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汽车:从品类战略到森林生态-电动汽车观察家

长城汽车:从品类战略到森林生态

谈及长城汽车,人们会想到一个个爆款车型:哈弗H6、长城炮、哈弗大狗、坦克300……

前三十年的技术与体系的厚积薄发,使长城汽车的品类战略在燃油车市场上无往不利。但在智能电动汽车时代,长城汽车的竞争策略是什么?

“新能源领域的竞争,不仅是企业之战,也是生态之战。”8月22日,长城汽车总裁穆峰这样解释道:

“新能源产业拥有极其复杂的产业链体系,而想要打造领先优势,就必须打造一个良性的新能源产业链生态。”

在长城汽车,这种生态体系被称作“森林式生态”。这是一套以整车为核心,全面布局新能源、智能化等相关技术产业,实现多物种相互作用,并持续进化的生态体系。

相对其他车企、互联网公司构筑的生态,长城汽车森林生态,有其特点:

它贯穿汽车乃至能源的全价值链;

它覆盖多种新能源汽车技术路线;

它跨界到软件领域,抢跑智能化;

它构建“熵减”的开放系统,让生态内物种不依赖体系存活,让生态保持活力……

应该全面解析长城的森林生态,以及这一生态对于体系内汽车物种的赋能。因为它将带领长城汽车,离开传统汽车的贫瘠土地,迁往智能电动的水草丰美之所。

01

从阳光到元素

8月16日,长城在江苏无锡落地了一个特别的项目——钙钛矿产业基地。

钙钛矿是第三代太阳能电池的材料,相比晶硅、薄膜太阳能电池,钙钛矿材料成本低、效率高、工艺流程短,很有可能改变整个太阳能电池的格局。

不知道长城从什么时候开始布局这一前景广阔的领域。目前,长城的无锡钙钛矿产业基地计划建设钙钛矿光伏组件和100吨钙钛矿量子点生产线,这意味着长城在光伏领域的布局已经到了大规模量产的阶段。

在新能源汽车完整的产业链上,最上游就是电:电动汽车直接用电,氢燃料电池汽车可以采用电解水制氢。而布局钙钛矿,意味着长城在新能源汽车的能源端有自己的立足之地。

太阳能发电端离汽车生产销售似乎很远,但是从新能源汽车整个生态看,汽车和能源结合将越来越紧密。如何获得清洁、廉价的电力,也可能成为新能源汽车玩家的重要竞争力。

新能源汽车产业链的最末端呢?

无疑是废旧汽车的回收利用,在新能源汽车领域,突出的是动力电池回收。

长城汽车在全国设置了186个动力电池回收网点。当然,这是工信部的要求,新能源汽车生产企业必须建立回收网点。真正执行回收处理、再利用的,是动力电池企业或者回收企业。

长城汽车则是孵化了动力电池企业蜂巢能源,开展以动力电池为核心的各项业务,其中也包括动力电池材料回收。

2021年底,蜂巢能源与巴斯夫达成合作,在全球推进电池回收解决方案。今年6月29日,国内知名锂业公司赣锋锂业发布公告,与蜂巢能源全面展开合作,合作重点之一也是动力电池回收。

当今的动力电池回收,能够提炼出硫酸盐、碳酸锂,进而制作成前驱体和正极材料,让正极当中钴、镍、锰的贵重金属元素,以及电池所需要的锂元素,都能回到动力电池产业链。

从钙钛矿到电池材料回收的布局,能看出来长城汽车森林生态的目标,是全产业价值链的贯穿——从阳光到元素,长城汽车实现了全覆盖。

最核心的,当然还是和汽车研发、供应、生产相关的部分。

长城汽车森林生态的核心部分,包括整车先进生产制造工艺,底层燃油、纯电、混动、氢燃料等多种动力形式和线控底盘,上层智舱智驾软硬件,都有自研技术能力和自产自建的全面体系布局。

长城汽车的全价值链布局模式并不意味着什么事都自干。

其选择逻辑是,凡是会影响新能源汽车核心竞争力的环节,长城汽车就要掌控。

短期看,在智能化和低碳化上的自研自产,已经让长城汽车的产品在智能驾驶、智能座舱、电动和混动等核心竞争环节,具备了自产自供且技术领先的能力。

长期看,新能源汽车的竞争会延伸到能源领域,布局光伏、制氢等影响上游成本,下游用户体验的“末端”环节,而在能源领域的提前布局,也将让长城在新能源的终局阶段具备先手优势。

02

纯电、混动、氢燃料电池,一个都不少

没必要怀疑长城汽车零碳化的决心,因为它是国内首个公开提出碳中和时间表的车企。

2021年6月,长城汽车宣布将于2045年实现碳中和,比其他提出类似目标的车企要早得多。

目标一致,但路径不同。

长城汽车并未孤注一掷在纯电动上,而是选择了纯电、混合动力、氢燃料以及高效燃油多线并举的能源技术路线。

在森林生态体系中,长城汽车耕耘了深而广的低碳化技术土壤。这一土壤培育出不同物种,并且都已经开始开花结果。

纯电路线,核心部件在于电池和电驱。

长城汽车电池布局了磷酸铁锂、无钴、三元、固态等多化学体系的动力电池,规划了经济性、长续航、高性能三种解决方案,同时拥有可有效抑制动力电池热失控起火爆炸的大禹电池技术。

电芯的研发生产主要交由蜂巢能源+外供战略。蜂巢和外供相互补充,既保证供应,又能有价格谈判优势,不受制于人。

电驱动技术方面,长城汽车围绕“集成、高压、高速、高效”四个维度,打造国际一流的电驱动产品,构建了M、L两大平台,拥有100kW到220kW的系列化产品,可覆盖A到D级车型,满足不同场景下,用户对动力性的需求。

长城汽车电驱系统的实体主要是蜂巢易创和精工汽车。其中1995年就成立的精工汽车,从底盘、驱动桥到电控差速锁、电子制动助力器、电子驻车系统等多方面自研或自产或兼而有之,形成了性能和成本优势。而蜂巢易创则在系统集成上自成一派。

长城汽车同轴多挡电驱动系统

在混合动力领域,长城汽车根据不同的场景需求,开发了三套混动系统。

首先是柠檬混动DHT。这一系统是全球领先的高效、高性能混合动力解决方案;针对以城市出行为主兼顾高速出行的场景需求,通过高效混动发动机和双电机混联相互配合,达成全速域全场景的效能最优,特点可以高度概括为“全速域&全场景、高效能&高性能”。

其次是柠檬极致性能混动系统,它自主研发全球首款9挡混动双离合变速箱—9HDCT。顾名思义,性能混动系统将提供更强的性能体验。

第三是坦克越野超级混动架构。它采用了中国首款纵置9速液力自动变速器—9HAT,能够向有越野需求的用户,提供动力和节油兼具的体验。

混合动力系统需要高效的发动机。这也是长城汽车有长期积淀的技术,自主研发了米勒循环、350bar高压喷射、第二代CVVL、热管理技术、汽油机颗粒捕集器等多项前沿核心技术。产品涵盖汽、柴油机型,1.5L、1.5T、2.0T、2.4T、3.0T主流排量,形成EG、ED到EB、EN、EC、EZ低中高多平台布局。

其中坦克越野超级混动架构的发动机,就由长城汽车6Z30发动机与国内V6首款9速液力自动变速器组成,具有强悍、高效、可靠三大特点,是国内首套完全自研的高阶动力总成。

由6Z30发动机组成的坦克越野超级混动架构

氢燃料电池技术则是长城汽车碳中和目标下的前瞻动力技术布局。

长城汽车至少在2016年就开始研发氢燃料电池,陆续为氢能技术投入研发费用20亿元,在保定、上海、加拿大、日本、德国建立全球化研发中心,组建的核心团队430人。2018年,长城汽车还收购了老牌燃料电池技术公司上燃动力,进一步夯实研发实力。

2021年3月,长城汽车氢燃料电池技术揭开面纱,氢柠技术面世。这是一套高性价比的车规级“氢动力系统”全场景应用解决方案,涵盖了氢燃料电池系统、燃料电池电堆,车载储氢系统及核心关键部件,能够支持绝大部分乘用车、商用车的应用。

长城汽车承担氢燃料电池技术路线开拓的“主将”是未势能源。该公司多款产品在北京、天津、河北、上海等多地应用,包括“容易线”砂石骨料运输、北京新发地农批物流、天津氢能汽车绿色物流运输等在内的多个示范项目,商用车示范车辆规划数超千台,涵盖多领域、多类型应用场景。

长城汽车氢燃料电池发动机

长城汽车的氢能战略不仅仅是推出车上用的“氢动力系统”,还涵盖了“制-储-运-加-应用”一体化供应链生态。长城集团和德龙集团、立本能源等已经签约,在氢能装备、氢气制备、氢储能、气/液态氢制备运输、加氢站建设、零碳物流等相关领域展开深度合作,构建完整的氢能“制、储、运、加、应用”产业生态闭环。

三路并进,三路自研,这对长城汽车而言,也是巨大投入,划不划算?

从技术路线发展来看,近两年PHEVHEV车型销量占比的不断增大,显示出纯电、混动尚不是电动化的终局答案,仍处于激烈的市场变动之中。多种技术路线并行意味着企业在剧烈变化中具有灵活的应变能力。

从结果来看,长城汽车纯电技术落地的欧拉、沙龙汽车,在产品竞争力上表现突出,更早量产的欧拉已经成为知名纯电品牌;魏牌、哈弗的混动产品,在产品竞争力上同样领先行业,并且在销量上逐渐展现优势。

氢燃料电池技术路线的布局,需要长远来看。目前纯电、混动方案,依赖发电环节的清洁化,才能形成全生命周期的减碳。氢燃料电池方案,结合长城汽车的钙钛矿,形成光伏发电-电解水制氢-氢燃料电池发电-电驱动的能源全生命周期零排放闭环。虽然从目前来看,成本还很高,还有很多环节需要打通,但是未来的总体减排和成本优势可能凸显出来。

届时,无论汽车在动力系统上是靠混动还是纯电或者氢燃料电池驱动,长城汽车都不会踏空,而且都掌控了核心竞争力。

03

如何快速切入智能化的下半场?

电动化只是新能源汽车竞争的初步阶段,更高阶、更长期的竞争在于智能化。

对于具有相当积累的传统车企而言,智能化面临模式上的两难选择。采用传统供应商模式的话,差异性不强,未来也取决于人;如果自研,则起点不高,人才、机制也不适合以软件为主的开发模式。

对于长城汽车而言,量产车的智能化应用采用双管齐下的方式:既有供应商提供的方案或者部件,也有自研的方案;研发方面,则是积极展开自研,特别是指向以无人化为目标的高级别智能驾驶辅助系统。

长城汽车在智能化方向上,有三个“抓手”——毫末智行、仙豆智能和诺博科技。

毫末智行承接了长城汽车智能化发展战略,自主研发为长城汽车提供完整的智能驾驶解决方案。

这家成立才两年多的公司,发展迅速,在量产智能驾驶功能实现上已能够比肩特斯拉和小鹏汽车。就这一两个月间,毫末智行为长城魏牌摩卡激光雷达版提供的城市NOH系统,将和小鹏汽车争夺交付城市领航系统的首发“桂冠”。

毫末智行还在末端物流自动配送车和智能硬件方面有布局。末端物流配送小车,是直奔完全自动驾驶而去、无驾驶员的场景,只是在低速、封闭区域先展开探索。乘用车端和物流配送车端的协同和相互赋能,帮助长城汽车向高级别智能驾驶辅助推进。

相比智能驾驶辅助,智能座舱反而是消费者感知更强的。长城汽车的智能座舱的研发,由旗下仙豆智能负责。其定位为面向万物互联时代、专注于出行场景的科技公司。仙豆智能已构建包括整车智能化产品、智能营销多端整体产品、智能服务系列产品和数据智能闭环平台等四大业务体系。

应用仙豆智能座舱的魏牌摩卡

具体到智能座舱、智能驾驶的硬件生产等方面,长城汽车旗下有诺博科技,为长城汽车和其他车企提供座舱域控制器、显示屏、仪表、信息娱乐系统、中央电子单元、T-BOX、驾驶域控制器等产品。

到目前为止,作为传统自主品牌,长城汽车在智能化方面和新势力、新品牌同在最前沿探索。比如长城汽车的咖啡智驾,在覆盖的场景、规模化量产方面,领先国内,支持HWA(高速辅助驾驶系统)、NOH(智慧领航辅助驾驶系统)、城市NOH(城市智慧领航辅助驾驶系统)的功能,也就是业界最高的L2+功能。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长城汽车的智能化在功能、体验层面的领先,有其深厚的技术基础,为了支持高级别智能驾驶和智能座舱,长城汽车还开发了全新电子电气架构、线控底盘和座舱操作系统。这使得长城汽车的智能化功能可以实现软硬件解耦、持续快速迭代、安全冗余高、兼容性强、扩展性强等特点。

纵观中国车企的智能电动汽车技术布局,有的企业有智能化,但没有电动化;有的企业有电动化,但没有智能化。长城汽车在电动化和智能化研发上都有深入布局,并且开始大规模商业化应用,在抵御特斯拉这样智能和电动都强的对手时,长城汽车也能双线正面作战。

04

“赛马”体制

虽然形成了多线并举,多技术公司并立,共生共享的生态体系,但长城汽车并未就此“高枕无忧”。2020年7月公司成立30周年庆之际,长城汽车掌门人魏建军危言警告:长城汽车挺得过明年吗?

背靠长城汽车这棵大树,建立一个生态似乎不难,难的是让生态保持活力,持续进化,让生态内的物种都有独立的生存能力,否则就如同动物园里圈养的老虎,看似威风,到了野生环境,还得灭绝。

对此,长城汽车的策略是“请进来”和“走出去”。所谓“请进来”,是指尽管有子公司能够做供应商,但是零部件采购也向外界开放,请进竞争者一同“赛马”。所谓“走出去”,是旗下公司也要去争取其他汽车企业的供应机会,寻求“外供”。

一个典型的例子是蜂巢能源。

作为从长城汽车动力电池事业部发展起来的公司,蜂巢能源并不必然能拿到所有长城汽车的动力电池订单。

长城汽车已经和宁德时代、国轩高科等公司达成了采购关系。2021年,长城汽车与宁德时代签署十年长期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并与国轩高科达成采购协议,约定2022年~2025年向后者采购合计不低于10GWh电池。

蜂巢能源自己也努力往外走。从2022年开始,蜂巢外供逐步增加。今年计划对长城汽车供货比例要降到50%以下。2025年,蜂巢能源计划要建600GWh产能,其中只有30%计划供给长城汽车,其余都是外供。

蜂巢能源目前已经签署了超过30个定点项目,包括东风、一汽、吉利、合众新能源、赛力斯、零跑等品牌。

由于蜂巢能源出自长城,又不依附长城的姿态,蜂巢能源目前已经是投资市场上的抢手标的。在今年2月的新一轮增资之后,蜂巢能源估值已达460亿元,当前正在筹备上市。

蜂巢能源这一个案例,也能说明长城汽车的生态命名为“森林”的意思——生态中的物种,不能“一枝独秀”,而是要共生共享,齐头并进;还得“独木成林”,能够抵御雨雪风霜。

当汽车进入智能电动时代,苹果、华为、小米等互联网巨头走到汽车门口时,很多人认为,这些互联网巨头将升维汽车之战,并以生态优势,降维打击传统汽车厂,赢得压倒性胜利。

新能源汽车的未来确实是生态之战,但这种说法明显偏颇。

在互联网、智能终端擅长的应用、娱乐、内容等生态之外,还有能源、材料、部件、生产、消费、服务、回收的生态。在这一生态中,耕耘已久的长城汽车,可谓以逸待劳。

如同草原之王PK森林之主,鹿死谁手,尚未可知。

本文由 电动汽车观察家 作者:朱, 世耘 发表,其版权均为 电动汽车观察家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电动汽车观察家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