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 张永伟 发言稿-电动汽车观察家

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 张永伟 发言稿

在新发展阶段,以电动化和智能化驱动的汽车产业变革带来的直接结果就是电动与智能的供应链正逐渐成为汽车产业主导的供应链。过去供应链的结构是以燃油车为主导,2021年全球汽车零部件产值大概是1.5万亿,我们电动智能零部件产值是0.21万亿,大概占比是14%。按照计算,我们2025年仅智能化的比例会达到28%,到2030年则会超过40%,也就是说智能电动会成为主导性的力量,且时间点已经大大提前或者缩短,这就是供应链结构主体性的变化。

第一个特点,从市场结构来看,新的供应链市场结构在加速形成,这既意味着产业趋向成熟,也意味着对新进入者的壁垒逐渐提高。以电池为例,前五大电池企业的市场占有率超过了80%,前十大电池企业的占有率超过了90%。一方面是新的力量在加速成长,另外一方面,意味着传统的结构在加速改变,在传统结构中转型慢或者不转型的传统供应链企业确实面临着巨大的挑战和被淘汰的风险。这是第一个趋势。

第二个特点,在新的供应链体系中,跨界企业已经成为新供应链重要的参与者。汽车进入电动智能化之后,汽车的边界变得越来越宽,也越来越模糊,汽车产业已经延伸到了信息通讯、化工材料、消费电子和互联网等多个领域。跨界即是无界,进入汽车领域的企业都有可能成为汽车产业的参与者和主导者,因此市场的结构在发生巨大的变化。过去在汽车产业视野之外的企业很可能会成为未来汽车产业的主导者。

第三个特点,从全球的布局来看,中国在汽车供应链变革中会成为一个重要的新中心。在传统车时代,以发动机等关键零部件为主导的传统供应链,中国所占的位置很低,基本上被欧洲、美国、日本企业所主导。在传统车时代,合资企业所建立的供应链在中国也是相对封闭的,技术来自海外,生产在本地,是合资供应链的基本发展模型。

在新的发展阶段,结构在发生变化,而且中国因素越来越重要,在2021年全球动力电池的装备比例中,中国已经超过了50%,车载显示屏中国的占比将近1/3。我们的短板更多的是在车载芯片和软件。所以未来随着车载智能曲线的上升,就意味着中国在电动化、智能化的全球供应链中会扮演愈发重要的角色,改变我们过去高端供应链空洞化的发展困境。所以智能化时代中国的供应链除了地位在上升,另外将是一个面向双循环的供应链,一方面满足国内产业发展的需要,特别是在电动智能化时代;另一方面也会走向全球,在推动全球产业的协同发展中发挥更加重要的作用。

第四个特点,在整个新一代供应体系中,最重要的焦点应该是汽车的芯片及其生态圈。2021年,全球汽车半导体的市场规模超过500亿美金,2027年的市场规模预计将接近1000亿美金,中国市场约占三成。在巨大的芯片市场规模等形势下,国家之间围绕着汽车芯片的竞争将是长期和长链条生态圈的竞争,芯片、软件、生态圈一体化发展的趋势将愈发明显,所以整个链条中决定链条成败的是汽车芯片及其生态圈。

第五个特点,未来的供应链在区域布局上将呈现出短链化、区块化的分布式发展趋势,在此趋势下,全球将出现一批新的以城市为单元的区域级产业集群。这个产业集群具备一些基本的特征,那就是在集群中有一定的整车规模、市场规模,比如大工厂和大市场。另外,也形成了支撑这种世界级产业集群的配套环境,包括人才和物流等环境,这些区域化的供应链集群会成为一个国家汽车产业竞争力的重要组成部分。

第六个特点,在电动化中大家越来越感觉到上游资源对汽车产业电动化发展的重要性,上游的资源呈现出了“三高”特征,一是高度集中化,2020年固态锂资源的储量智利和澳洲占据了一半以上,镍的储量印尼和澳洲也占将近一半的储量,钴的储量刚果(金)占比高达44.46%。二是高度依赖性,缺乏上游资源,电动汽车的电动化进程将会严重受阻。三是高度不确定性,这些资源的供给可能受到众多非市场化因素的影响,很可能出现资源领域的“灰犀牛”事件,导致汽车电动化进程的受阻、延缓、甚至阶段性的中断。

第七个特点,整个供应链呈现出“双碳”发展趋势。根据我们前期的研究成果,汽车供应链或者产业链最具备向绿色低碳转型的基础,将成为制造业中能够率先实现碳达峰、碳中和的重要产业领域。汽车供应链行业包括整车企业可以通过六个途径来实现“双碳”的发展。比如:开发绿色制造产品、推动全流程的绿色制造、使用清洁的绿色能源、使用绿色的物流运营服务、对企业实行全生命周期的低碳管理、在电池领域和零部件领域率先建立实施再制造再回收的循环体系。这六个路径是我们通过分析十几个行业案例得出的结论。比如,比亚迪率先建立了零碳的整车园区,宁德时代已经四川宜宾建成了全球首家零碳电池工厂,远景也建立了零碳的电池园区,英飞凌提出到2030年整体实现碳中和。所以在汽车整个链条当中,碳达峰、碳中和已经成为一个必选项,也是企业利用“双碳”建立新的竞争优势的机会。

第八个特点,在新的产业链和供应链上,会出现过去我们很难见到的一些高附加值的产业业态或者是生态,汽车行业将诞生或者培育出一批新一代的运营商,比如像T3这样的车辆运营商,像奥动充换电和电池能量运营商,像深圳地上铁是基于新能源的城市物流运营商,像超充和普及性充电网络的运营企业,比如南方电网、国家电网,也会出现一些改变过去的整零结构关系的新的解决方案供应商,像通信领域的华为,就是深度智能化解决方案供应商,甚至还包括动力系统,像悠跑提供的滑板底盘全栈式的底盘系统解决方案,包括整车企业目前越来越熟悉的代工模式所培育出来的代工企业。后市场领域在电动化、智能化时代,成为汽车电动、智能、网联之后的新赛道,就是我们提出的服务化赛道,这个电动、智能化的赛道初步估计的市场规模在5万亿左右,而且带有崭新的互联网基因。比如像途虎养车就改变了传统的汽车维保模式。

第九个特点,整个供应链行业数字化转型正在加快。通过数字化转型,会更加有效打通供应链之间的协同关系,数字化转型的特点集中在数字化的研发和规划、数字化的供应链管理和数字化的生产服务、数字化的物流等运营服务,数字化会成为未来供应链企业竞争力的重要来源,也将催生一批数字化的服务企业或者赋能企业,第三方的作用会越来越大。

第十个特点是我们非常期待,也感觉非常有信心的,就是在这次变革中一定会涌现出一批有竞争力的供应链企业,甚至是具有全球影响力的新的汽车零部件供应商。比如,一种是形成深度集成模式,为整车厂、上游或者下游提供一站式、全栈式的解决方案;还有就是“一招鲜能够吃遍天”的企业,掌握关键的技术话语权,成为协同的主导者;另外就是,快速迭代的企业能够适应整个供应链的变化,加速迭代、加速开发,能够支持汽车产业的深度变革。我们前两天收到一个跨国车企给百人会开出的清单,希望我们助其寻找约50类科技合作伙伴,这50类科技合作伙伴绝大多数都在中国供应链的链条上。所以,在这样一个大变革机会,时代给了供应链企业发展引领的难得机遇,这是变革带来的重大利好。

本文由 电动汽车观察家 作者:电观 发表,其版权均为 电动汽车观察家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电动汽车观察家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