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来执行副总裁兼质量委员会主席 沈峰 发言稿-电动汽车观察家

蔚来执行副总裁兼质量委员会主席 沈峰 发言稿

蔚来自从2018年交付ES8以来,做ES8的时候苗部长也来我们制造基地参观指导过,到今天为止蔚来共向市场交付了5款车型,第六款车型ET5也很快将在本月交付市场,所以从ES8、ES6、EC6、ET7、ES7到ET5,后面三款车型在很短时间里今年都会交付市场。总体来看,从2018年开始到目前,我们的用户保有量已经接近24万,这是累计到8月31日,今年累积有7万多。截至到上月底我们已经建成了1091座换电站和1800多座充电站,蔚来自己的快充桩1万多个。

我们现在用树木的名字命名每一代智能系统,aspen白杨、alder赤杨、banyan榕,树木是不断生长的,寓意常用常新,迭代成长。

第一代智能系统交付以来,后面每一代更新的内容都很多,alder我们现在交付用8155,我们做了一件事,不但新产品持续交付迭代,同时对所有已存的用户也可以提供迭代,所以2018年购买的老用户,今天也可以把这个CDC换成8155的,所以整个体验有很大的提升。

从ET7旗舰车型开始,NT2.0提供了各种各样为用户创造的新的用车场景、蓝牙钥匙,各种各样新的东西会带进车里。包括我们最近宣布的新的PanoCinema,在车里可以用AR、VR眼镜来看视频、看各种各样的大片。

刚才张秘书长和苗部长都说了,确实整个新能源跟电动车,每个月看渗透率,中国的渗透率越来越高,纯电动已经达到20%,整个新能源车25%以上。这是全国的,北上广深的就更大了,北上广深像深圳快到百分之四五十了,上海、北京在30%以上,所以这个变化非常大。

看全世界,蔚来的车开始在挪威交付,去年9月份到现在差不多快交付一年了,其实挪威是一个很特别的市场,现在车已经运到了欧洲,今年会在瑞典、德国、丹麦、荷兰五个欧洲国家开始交付,这些国家的新能源车渗透率都已经超过25%,挪威特别高。

记得两年前我也来过南京供应链大会,那场演讲我比较注重强调了供应链的,我们不叫供应商,我们叫合作伙伴,过去的时间里供应链“保供”这两个字显得特别难、特别有挑战,苗部长跟张秘书长前面的演讲中都提到了,在当下的“VUCA时代”,由于芯片带来的各种各样挑战,碰上“黑天鹅”事件也好,碰上整个疫情、高温限电带来的影响,还有劳动力的短缺,在方方面面对供应链都造成了较大影响。如何构成新的供应链,在整个行业智能化、电动化大的格局下,确实特别重要。我今天主要讲供应链新趋势下需要着重做的事情,下半场我会讲芯片,我看英飞凌的曹彦飞也在,之前我们跟半导体芯片打交道并不多,新时代开始我们几乎每天都跟芯片行业的同行们有交流。

我今天讲我们在做的四个方面:供应链的全生命周期管理、跨界合作、软硬解耦、近地化。前面张秘书长和苗部长演讲中都提到过一些。

第一个,全生命周期,基于蔚来特别的商业模式,蔚来对供应链的全生命周期就看得比较重,并不是说看前面保修期三年或者五年,我们看整个过程,从整个时间的维度上看,从头到尾,纵向深的维度就看到整个供应链而不单单是Tier 1,所有的供应链中的关键要素,举个例子,比如我们往下挖基本上从Tier 1一直看到原子级,相当于你看到原材料、看到接插件、看到小电机,看到最细的地方,所以我们做了ATC,是一个全生命周期的成本跟质量。当你的量越来越大的时候,其实这个全生命周期对蔚来的商业模式就显得特别重要,当我们从ATC往下看的时候,其实包含维度会非常大,看所有的维度包含了生产工艺、物流、能源、人工成本、全方位去评估。从这个角度看,我们其实看到了很多,比如真正从成本的角度,Tier 1的占比还没有Sub-Tier占比大,Sub-Tier差不多占了60%,Tier 1只占40%,看全生命周期里面发生的一些从质量管控来讲,其实Sub-Tier所产生的质量问题还占了一个很大的比例,从我们统计的数据看差不多占40%。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那就是你不能只停留在Tier 1,整个ATC的研究,第一步我们找了18家合作伙伴来做研究,这个研究沉下去是看到了很多以前所没看到的,包括整个物流的优化,因为你牵扯到下面好多家的Tier 1、Tier 2、Tier 3,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你会看到很多新的东西。

因为我们是承担全生命周期的责任,所以整个产品源头设计的可靠性就显得特别重要。

可持续发展方面,我们最近做了很多,差不多把范围上游的整个供应链的碳足迹全部评估了一遍,建立了我们自己的碳数据库,基本上囊括了所有,比如电解铝企业的碳排因子,这么一个数据库的建立,我们跟一些第三方做了很多这方面的研究,所以基本上把ES8、ES6、EC6这三款车型的碳足迹评估基本做完了,可以非常清楚地看到,哪些环节在整车生产的碳排放中占主要地位,我们也对接近300家合作伙伴进行可持续发展的培训和赋能,这个信息已经传递给蔚来所有的合作伙伴。

第四个,在全生命周期管理当中,透明供应链就是我们需要跟合作伙伴建立数字化的沟通,这个大题目我们已经差不多讲了两年,我们最近花比较密集的时间、精力真正选择了一些合作伙伴,互相都是愿意非常透明的,真正去看我到底怎么做透明供应链,哪些数据是需要互相透明传递的,我们需要有哪些场景,差不多梳理了80多个场景,有很多接口需要来对接,供应链、合作伙伴很多的mes系统跟我们的系统、跟我们的工厂怎么对接,这个项目估计做半年、一年基本可以理的非常清楚,说明我们跟合作伙伴透明供应链建成以后所带来的效益应该会有多大。

第二个,跨界的合作伙伴。

事实上今天在电动化、智能化发展的过程当中蔚来做了特别多的尝试,去找原来根本与汽车无关的、但是却拥有很好的技术或者说可以开发出很多新技术的合作伙伴。所以从这个角度,AI机器人,大家知道蔚来车里的,原来是没有这么一个产品的,这是一个新的产品,找到跨界的这么去做。事实上这样的例子还会有比较多,最近我们发布的AR、VR眼镜,把在车里面的视觉、听觉体验变成了一种新的场景,而这个也是通过跨界的合作来让他发生的,整个车里面线束的布置也好、内容的构成也好,都是跟我们的跨界合作伙伴做出很多新的东西。我们还在探索一些其他领域跨界合作伙伴跟我们合作,大概有十多个例子,通过一些包括在产投融合、IP创新方面的实现,都给我们从新的行业角度来讲带来了很大的动力。

前面苗部长跟张秘书长都讲了很多软件跟硬件,在往前发展的过程当中肯定从分布式ECU走向域控制器,这个过程中我们跟供应链、跟合作伙伴之间原来嵌入式的软件肯定会发生较大变化。举个例子,我们现在的三个控制器,,从设计来讲都是蔚来自己做,刚刚苗部长说要懂芯,选择什么样的芯片、怎样做,使得又有质量、又有功能安全性,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很多板子是我们自己开发的,但是往域控制器发展中我们也欢迎、期待很多合作伙伴,这个跟原来的合作模式会有一些不一样,因为合作伙伴他们有更多的场景数据、有更大的数据库,希望在这方面能够有一种新模式的合作,希望能够软硬解耦做的更好。

前面张秘书长也讲到近地化,苗部长说了供应链一定是往市场积聚的地方、往主机厂积聚的地方,我们最近一两年做了比较多的近地化实践,我们有个目标,因为我们主机厂都在合肥,所以希望能够若干年之内打造合肥1.5小时圈内的差不多95%的包装体积都在其中发生,比较好的一个例子就是,我们最近在合肥的新桥园区,很多合作伙伴会进入到这个产业园区中,差不多从去年4月29日产业园区开始启动,五年之后这个产业园区可能会产生约5000亿的价值。

最近我们也做了另外一件事情,在近地化产业园区与碳达峰、碳中和尽快实现的基础上,就是低碳的理念下,我们在六安建立了一个铝压铸园区,很多企业都进来了,希望能做到铝的循环利用,让循环经济能够在六安园区充分体现,很多做循环利用的企业、压铸企业也会进入到这个园区中。

本文由 电动汽车观察家 作者:电观 发表,其版权均为 电动汽车观察家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电动汽车观察家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