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庆洪:我们给宁德时代打工;曾毓群:资本炒作的-电动汽车观察家

曾庆洪:我们给宁德时代打工;曾毓群:资本炒作的

不断上涨的电池价格已经成为整车企业的梦魇。

7月21日,在“2022世界动力电池大会”上,广州汽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曾庆洪直言,“我们在给宁德时代打工。”

不过,宁德时代董事长曾毓群将电池暴涨的“锅”推给了电池原材料。曾毓群表示是“资本炒作,给产业链带来的短期的困扰。”

在曾毓群看来,价格只是短期的困扰,真正的挑战在研发、制造和服务方面。

01

曾庆洪:原材料涨价倒逼车企买矿、造电池

曾庆洪认为,动力电池市场面临供需平衡挑战,原材料价格飙涨,供需紧张已经成为常态。

动力电池成本占到汽车总成本的40%、50%、60%,并且在不断增加。“动力电池占了一部车的60%的成本。那我不是给宁德时代打工吗?”曾庆洪直言。

曾庆洪坦言,除特斯拉的新能源整车厂都是亏损的。不赚钱是共识,电池企业将成本压力传到主机厂,主机厂也被逼着造电池和原材料。“我们自己买矿、布局产业链,为顾客卖便宜点儿的车。”

曾庆洪还指出,目前产业存在着动力电池回收技术和体系的建设还不到位等问题,需要通过制定长期的发展规划,严控的资源开采,加快电池回收的体系建设,突破核心技术,加强协调合作等来创造动力电池产业良好的发展,促进产业链可持续健康的发展。

因此,曾庆洪建议国家层面加强对电池行业的监督领导和协调统筹协调,改善供需平衡,协调价格回到合理区间。

02

曾毓群:资本炒作带来的短期困扰

电池价格贵的“锅”,宁德时代显然是不背的。

宁德时代董事长曾毓群在演讲中,也提到了上游原材料价格上涨的问题。

曾毓群表示,这是上游原材料的资本炒作带来的产业链短期的困扰,“碳酸锂、PVDF、六氟磷酸锂、电解液原材料、石油胶等原材料在一年时间内出现了价格暴涨。”

曾毓群认为,矿产资源并不是产业发展的瓶颈。首先,目前已探明的锂资源储量可以生产160TWh的锂电池,完全足够生产全球需要的动力电池和储能电池。其次,宁德时代将通过陶瓷土提锂等一系列技术,提升我国优势矿产开发利用水平。

最后,电池不同于石油,使用后就没有了,电池里面绝大部分材料都是可以重复进行利用的,目前镍钴锰的回收率已经达到了99.3%,锂达到了90%以上。“到2035年后,循环利用退役电池中的材料就可以满足绝大部分市场需求。”

03

“研发、制造和服务力”才是真挑战

曾毓群认为,产业链以及企业真正的挑战是以下三个:一是消费者对研发力提出更高要求,二是大规模交付对制造力提出更高要求;三是产业纵深发展对服务力提出更高要求。

为了应对这一需求,宁德时代每年拿出营收的6%-7%投入到研发中,2021年投入了77亿元,拥有超过1万人的全球顶尖水平的研发团队。其还拥有全球测试规模最大、测试能力最全的测试验证中心。每年产生的全球专利达到4000-5000件。

电池性能提升依靠的是材料体系创新。为此,宁德时代基于第一性原理演绎先进算法,来找到每种材料元素之间的结合点以及正极、负极、电解液、隔膜之间的最佳平衡点。

此外,宁德时代还从实车搭载数据中进行分析,从而对产品研发进行正向反馈,沉淀出多样性的解决方案。

“正是算力、算法、数据相辅相成,形成完整闭环,我们才能源源不断的推出钠离子电池、M3P这样的材料突破。”

制造方面,宁德时代提出绿色极限制造。在制造系统、产线布局、关键工艺优化控制以及数字化能力建设等方面进行了革命性的创新,让产品缺陷率达到了PPB(十亿分之一)级别。

最后,宁德时代推出换电品牌EVOGO,试图通过商业模式的创新来打通生产、使用、回收等各环节。

本文由 电动汽车观察家 作者:电观 发表,其版权均为 电动汽车观察家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电动汽车观察家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12